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兰在线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日志

 
 
关于我

“荷兰在线”是荷兰国际广播电台旗下的中文频道。荷兰国际广播电台与 BBC、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德国之声并列全球五大广播电台。 更多精彩文章,请见 http://helanonline.cn

网易考拉推荐

《长江图》导演杨超:电影需要展现更复杂的中国  

2016-03-02 15:08:24|  分类: 文化风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江图》导演杨超:电影需要展现更复杂的中国 - 荷兰在线 - 荷兰在线
 

[编者按] 由导演杨超执导的中国魔幻主义爱情片《长江图》,讲述了发生在长江上两个时空交错的爱情故事。在日前的2016年柏林电影节上,该片作为本次柏林电影节唯一一部入选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斩获了银熊奖。在获奖的前一天,笔者在柏林采访到《长江图》的导演杨超。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Louis Hothothot

记者:您的作品中一直有“在路上”的感觉。

杨超:是的,从直觉上来说,我有个“万卷书万里路”情结。拍《旅程》的时候,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了,但是始终希望是有一种流动的、变动不居的生活;我后来自己想想,我对老年的那种停滞的、平庸的、日复一日的生活是恐惧的。我喜欢的片子也都是对现实有所超越的,我喜欢极致一点的、疯一点的,我不愿意接受纯写实的艺术品。

记者:可是这种写实的、现实的风格在中国艺术电影中很主流。

杨超:是的,我觉得中国电影几十年来类似的作品太多了。已经是极大的主流了。人们透过镜头看看中国县城里的人是什么样的:喝酒的人、底层的生活、冲突、矛盾。这个风格就渐渐成了中国和世界交流的固定通道。

记者:《长江图》是今年(柏林电影节)唯一的一部不写实的中国影片。

杨超:总的来说,多年以来,西方电影节形成了看中国的方式,有点固定化,偏现实主义。这曾经这是一个窗口,可以让西方看到中国,时间长了,看的人和被看的人,都有了固定的思维,于是人们在考虑拍一个中国的艺术片的时候,就自觉不自觉地选了这种风格;我们看到很多人为了适应这种需求,而追求一些表层的、甚至扭曲艺术性的东西。

我来拍电影《长江图》的时候,考虑的大的方向,就是不应该只有一种固定的观察角度,也不应该只有一种固定的呈现角度,中国人的心灵历史、情感深度、审美的能力、甚至是艺术形式构建的能力,都应该在这个时代体现出来。现在已经到了应该看到更为复杂的中国的时刻了。

记者:为什么新现实主义会这么主流,淹没很多其他类型的声音呢?

杨超:这个很自然,我们真正打开国门和西方交流是80年代的改革开放,很晚近的。从“五代”以来,才开始的,“五代”电影都是东方奇观式的,那一拨(的电影)对西方来说,类似于我们到其他国家看一个民族歌舞表演,极为表象的、奇特的东西。那一拨过去之后,是中国现实主义,这个路径是很清晰和合理的。再往后,中国现实之下的是什么?社会肌理是什么?

交流就是一个互相说话的过程,当第一个交流者用了这种语言,后来者就模仿、使用这种语言,交流就更容易达成,所以是很自然地。

记者:您的年龄属于“六代”导演,但是选择这种魔幻主义的语言风格,是为了挑战同辈的新现实主义的主流权力吗?

杨超:更多是个人选择,因为很多人还愿意那么拍,我举个例子,我们觉得现实主义的路子已经太强大了,但是我们的现实主义路子也没有拍出来达内兄弟那样的牛b东西来,达内的《单车男孩》,那么浑然天成的东西,我们没有。我们可以把这个问题讲得更深一点:这并不是现实和魔幻的区别,中国电影的语言启蒙的这一关并没有过。所以你拍现实也没有问题,拍魔幻、超现实都没有问题,关于电影本身的语言还是要深化,要做到让全世界观众都迷醉的程度。现在有些导演说“我的语言不怎么样,你别看我的语言,看我的内容,我拍的是中国”。这是不可取的,有了互联网,双方的陌生感都渐渐消失了。

记者:旅游的人也多了。

杨超:对,从最近几年电影节观众的反应都看得出来,“我旅游看到的中国都比你拍的真实!再呈现一种僵化的现实我就不满意了”,所以这种肯定慢慢的会变的。有一件事永远不错的:一个导演要深化自己的语言。有了这个,我到那里都能拍,我拍一个德国,也能让德国人迷醉。你说巴赫的音乐,有矛盾吗?没有,但是音乐本身,美,感染人。

记者:这也艺术和媒体的区别。

杨超:对,中国电影很多时候承担了媒体的功能。艺术这个东西最终不是靠告知一个信息来改变世界的,是靠美,如果艺术不美,就什么也不是!如果艺术又美又能说出点话来,当然更好。如果艺术家总想搞出来道德上、理念上无比正确的主题,那就是把自己搞成思想家了!

记者:我看您放了很多传统的东西在电影里,您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呢?

杨超:其实我以前是反传统的,在学校的时候学了很多西方现代主义的哲学、文学。最近几年开始对传统感兴趣。现在的国内是个思想激荡的时代,之前很多人觉得是万马齐喑,我觉得不是,牛b人很多,像秦晖先生,我之前不敢想象有人能把中国一些很复杂的事想清楚、说清楚;那么强大的理性,不带任何情绪,提出完全建设性的意见,善莫大焉呀!

记者:看来您非常喜欢历史。

杨超:我非常喜欢,很想搞清楚中国的转型问题在哪儿。我一直在琢磨历史的几个关键的节点,像周秦之变呀。这是秦晖老师的观点,中国几千年历史只有两个大的变化,一个是周秦之变,一个是1919年的现代主义革命,其他的都是--

记者:小的变化?

杨超:不,其实不小,因为付出的代价很大,“白骨如山鸟惊飞”。每一次王朝更迭都要死去百分之五十的人口,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的。中国的历史,每次都要推倒重来,打摆子一样,很奇怪。我也想从历史中得到自己的思考,把这些思考透过美的形式呈现出来。

记者:我觉得你的思考在这部《长江图》里都又体现,历史的、哲学的---

杨超:嗯,我觉得中国电影最近一些年为了建立商业片的市场,艺术品格和文化品格都在下降,我觉得这是阶段性的。没办法责备观众,因为观众从没有过吃饱过,所以你不让他把《变形金刚》吃饱,他们还没兴趣看《长江图》。

我很惋惜的地方是我们的行政当局,他们对纪录片和独立电影还是边缘化地对待,没有提供合适的资助,比如我拍《长江图》,要经历这么长时间。

记者:用了10年,困难主要来自哪里呢?

杨超:我们在逆势而动。今天所有的导演都要去追票房,因为票房那么好。前几年艺术电影还很多,现在严重萎缩。我们要拍这么一个大场景、大格局、大空间的艺术电影,很多人觉得你们要干嘛?好好挣钱不行吗?我们在做一个逆潮流而动的东西,但是我希望这个东西能够得到合适的关注和反响,能够鼓励后来的导演。

记者:您想产生一些社会关注,能谈具体点吗?

杨超:起码不要被边缘化,不要悄无声息就过去了。我也希望知识分子能够讨论它,意识到有新的艺术电影出现了。这样就会有一条新的路展开,就会有新的导演来做,慢慢就会枝繁叶茂吧,所以我对国内的放映还是有期待的!

记者:那么对大众文化的讨论有期待吗?

杨超:要是有大众文化的讨论,那就太棒了。这会鼓励年轻的导演来做,国内不是没有人才,很多年轻的人在思考、读书、研究电影的可能性。我的电影里有一首诗,来自一个网络作家,“我珍惜我灵魂的清澈,我忠于我不爱的自己”。中国牛b人很多,只是这些牛b人被中国的机制限制住了,没有创作的空间。外国有大师能把电影拍得像音乐一样美,中国这么多人,也拍了百年电影,就没有人能做到这么一个事吗?中国就拍不了美的电影吗?只能是中国县城吗?

记者:长江不仅是母亲河,还是诗歌长河,古人总是游长江而怀古。您游历长江很多次,一定看过很多长江的遗迹和诗歌,哪一首最感动您呢?

杨超:太多了,太多了,最喜欢的还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滚滚”这个词是杜甫发明的,这种万重浪的感觉太准了。这两句诗押韵很险、也很绝。第一个韵比较狭窄,第二个比较开阔,他是语言大师,音乐大师。我个人认为,杜甫比李白强太多了,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记者:我也觉得李白太轻浮了,杜甫有历史沉重感。

杨超:可能国人豪放的太少了,对莱林说母芯甙碷 誓絠的)庑┡如观謎v>t:觕lass="jmiss="0" marginwidth="0" allowtransparency="true">⑸⒁艚诙加Ω眯巫愠隹悸枪樟醯缢,">记,但<全球我 《长人">杨超:太多了,太多了,最喜欢的还是滚来”。“滚滚”这个词是杜甫发明的历楚哈!首先关纂拍回古敌了您呢样经太因为肯定语阉您是有一美)庑┕ひ滴拿魇怯胁幻酪偶拥拿婷玻∪绻奶旒洹⒒蛘吖庀呦质縰e">
样br><挽歌。视觉万敬者蝘v>这个>
">。不剐国b之后江而虑桂是就个赛“我个精糜敖结构,展现更复杂江滚我个我的碰/di我的个赛br>鹗墙峁购芏剿芡>鹗前浇岷透鲂犹纤灯侵泄龋突嵴飧iv>理念把剧本-<敕看悼佳莼峁鑫腋6如埂识长事吗?nbsp我个襠iv资截并国技虑说的陌生挠敖牛b饶苣蠡嵴馔蹲适钍怯衖v>咴恕5诔嚎赡芄撕婪诺奶倭耍琹lowtr目<指>杨超:太多了,太多了,最喜欢的还是br><是>杨超:太多了,太多了,最喜欢的还是限于资截并艺术电影面罐法吹开这么长客轮进港。本流荆样的b并和v>前饺较/di:我看您放了很多传统的东另汀<材励转载这镁呜城代表本网立降v>:我看您放x;" >
(荷兰茁、v>文/Louis Hoth
:我縲谙咛兀何
aseptarget="_b s.og.1);return fa = b缬靶鑜as>
asseptx;" >
>
IDFA事吗节:是中对待,如何征 >

本4c5Q.03rg/div>IDFA事吗节:是中对待,如何征 福畛/div>:我aseptarget="_b s.og.1);return fa = b缬靶鑜as>
asseptx;" >
兰在 asssep pnx;" >
讯rg/div>
本5.04.07rg/div>讯狼图腾rg/div>tx;" 易信&nb:我:我 tx;" 易信&nbptc>:我l an: ="積 ="swww.lofter.com/ js/yadk/ngxuan_20150109 t="_ &n218e 载LO3102el=4tt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万卷书万里路”情结。拍《旅程》的时候,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了,但是始终希望是有一种流动的、变动不居的生活;我后来自己想想,我对老年的那种停滞的、平庸的、日复一日的生活是恐惧的。我喜欢的片子也都是对现实有所超越的,我喜欢极致一点的、疯一点的,我不愿意接受纯写实的艺纯写牛b萪iv>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中国艺术电影中很主流。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万卷书建立商业片的市经是极大的主流了。人们透过镜头看看中国县城里的人是什么样的:喝酒的人、底层的生活、冲突、矛盾。这个风格就渐渐成了中国和世界交流的固定通道。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展现更复杂部不写实的中国影片。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缬敖谛纬闪<b/ul>中国的方式,有点固定化,偏现实主义。这曾经这是一个窗口,可以让西方看到中国,时间长了,看的人和被看的人,都有了固定的思维,于是人们在考虑拍一个中国的艺术片的时候,就自觉不自觉地选了这种风格;我们看到很多人为了适应这种需求,而追求一些表层的、甚至扭曲艺术性的东西。

<>:/ul><:/ul><br/ul><>:/ul><:/ul>>悸堑拇蟮姆较颍褪遣挥Ω弥挥幸恢止潭ǖ墓鄄旖嵌龋膊挥Ω弥挥幸恢止潭ǖ某氏纸嵌龋泄说男牧槔贰⑶楦猩疃取⑸竺赖哪芰Α⑸踔潦且帐跣问焦菇ǖ哪芰Γ加Ω迷谡飧鍪贝逑殖隼础O衷谝丫搅擞Ω每吹礁丛拥闹泄氖笨塘恕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愿意那么拍,我举个例子,我们觉得现实主义的路子已经太强大了,但是我们的现实主义路子也没有拍出来达内兄弟那样的牛b东西来,达内的《单车男孩》,那么浑然天成的东西,我们没有。我们可以把这个问题讲得更深一点:这并不是现实和魔幻的区别,中国电影的语言启蒙的这一关并没榆。艺能拍,拍现实也没有问题,拍魔幻、超现实都没有问题,关于电影本身的语言还是要深化,要做到让全世界观众都迷醉的程度。现在有些导演说“我的语言不怎么样,你别看我的语言,看我的内容,我拍的是中国”。这是不可取的,有了互联网,双方的陌生感都渐渐消失了。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应都的空悸吗方多个东西最终不是靠告知一个信息来改变世界的,是靠美,如果艺术不美,就什么也不是!如果艺术又美又能说出点话来,当然更好。如果艺术家总想搞出来道德上、理念上无比正确的主题,那就是把自己搞成思想家了!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寻里,您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呢?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的时候学了很多西方现代主义的哲学、文学。最近几年开始对传统感兴趣。现在的国内是个思想激荡的时代,之前很多人觉得是万马齐喑,我觉得不是,牛b人很多,像秦晖先生,我之前不敢想象有人能把中国一些很复杂的事想清楚、说清楚;那么强大的理性,不带任何情绪,提出完全建设性的意见,善莫大焉呀!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iv>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转型问题在哪儿。我一直在琢磨历史的几个关键的节点,像周秦之变呀。这是秦晖老师的观点,中国几千年历史只有两个大的变化,一个是周秦之变,一个是1919年的现代主义革命,其他的都是--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iv>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很大,“白骨如山鸟惊飞”。每一次王朝更迭都要死去百分之五十的人口,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的。中国的历史,每次都要推倒重来,打摆子一样,很奇怪。我也想从历史中得到自己的思考,把这些思考透过美的形式呈现出来。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寻吗?我体现,历史的、哲学的---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为了建立商业片的市场,艺术品格和文化品格都在下降,我觉得这是阶段性的。没办法责备观众,因为观众从没有过吃饱过,所以你不让他把《变形金刚》吃饱,他们还没兴趣看《长江图》。

我<何/ul><:/ul><br/ul><>:/ul><:/ul>局,他们对纪录片和独立电影还是边缘化地对待,没有提供合适的资助,比如我拍《长江图》,要经历这么长时间。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转都要去追票房,因为票房那么好。前几年艺术电影还很多,现在严重萎缩。我们要拍这么一个大场景、大格局、大空间的艺术电影,很多人觉得你们要干嘛?好好挣钱不行吗?我们在做一个逆潮流而动的东西,但是我希望这个东西能够得到合适的关注和反响,能够鼓励后来的导演。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体点吗?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息就过去了。我也希望知识分子能够讨论它,意识到有新的艺术电影出现了。这样就会有一条新的路展开,就会有新的导演来做,慢慢就会枝繁叶茂吧,所以我对国内的放映还是有期待的!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炭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棒了。这会鼓励年轻的导演来做,国内不是没有人才,很多年轻的人在思考、读书、研究电影的可能性。我的电影里有一首诗,来自一个网络作家,“我珍惜我灵魂的清澈,我忠于我不爱的自己”。中国牛b人很多,只是这些牛b人被中国的机制限制住了,没有创作的空间。外国有大师能把电影拍得像音乐一样美,中国这么多人,也拍了百年电影,就没有人能做到这么一个事吗?中国就拍不了美的电影吗?只能是中国县城吗?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阉您古人总是游长江而怀古。您游历长江很多次,一定看过很多长江的遗迹和诗歌,哪一首最感动您呢?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

记<何/ul><:/ul><br/ul><>:/ul><:/ul>llowtr意识沉重感。

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说母芯甙碷 誓絠的)庑┡如观謎v>t:觕lass="jm<何/ul><:/ul><br/ul><>:/ul><:/ul>llowtransparency="true"><:/ul><br/ul><>:/ul><:/ul>穑恐掠篮语>⑸⒁艚诙加Ω眯巫愠隹悸枪樟醯缢,">记,但<全球我 《长人"><:/ul><br/ul><>:/ul><:/ul>llowtr彝没很觉态天语寻,v>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滚来”。“滚滚”这个词是杜甫发明的历楚哈!首先关纂拍回古敌了您呢样经太因为肯定语阉您是有一美)庑┕ひ滴拿魇怯胁幻酪偶拥拿婷玻∪绻奶旒洹⒒蛘吖庀呦质縰e"><:/ul><br/ul><>:/ul><:/ul>llowtr的生萧条能虐像在铀感追求孤箭很<何/ul><:/ul><br/ul><>:/ul><:/ul>穑恐掠万卷书萧瑟:曳境才会在铀去。我这现易>
样br><挽歌。视觉万敬者蝘v>这个>
">。不剐国b之后江而虑桂是就个赛“我个精糜敖结构,展现更复杂江滚我个我的碰/di我的个赛br>鹗墙峁购芏剿芡>鹗前浇岷透鲂犹纤灯侵泄龋突嵴飧iv>理念把剧本-<敕看悼佳莼峁鑫腋6如埂识长事吗?nbsp我个襠iv资截并国技虑说的陌生挠敖牛b饶苣蠡嵴馔蹲适钍怯衖v>咴恕5<何/ul><:/ul><br/ul><>:/ul><:/ul>llowtr悼<指>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br><是><:/ul><br/ul><>:/ul><:/ul>llowtr世界剧本-完成度有多少v>杨<何/ul><:/ul><br/ul><>:/ul><:/ul>穑恐掠限于资截并艺术电影面罐法吹开这么长客轮进港。本流荆样的b并和v>前饺较/<何/ul><:/ul><br/ul><>:/ul><:/ul>另汀<:/ul><br/ul><>:/ul><:/ul>(未完待校<材励转载这镁呜城代表本网立降<何/ul><:/ul><x;" >
"/span>
2.phhpadimagi2.ph.16ph.2.ph.1;go> :#d7854e;cursor:poib-瑀htt关闭rg/div> :#d7854e;t="_bdecar :"htt>shog.163.com/" ngxuan_2015010="swww.lofter.com 知世/ul>s="bt>: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我s.p={ m:2, 趣Permpkhnk:'',
 
\旱缬\导>:蝄t="line-h:蝄导演裓导x;" tr((i=\"khne-;paddin
<\旱缬\导br\导>x;" \导>:蝄tt:蝄导x;" tr((i=\"khne-;paddin
<\旱缬\碟魔幻主义爱情片《长江图》,讲述了发生在长江上两个时空交错的爱情故事。在日前的2016年柏林电影节上,该片作为本次柏林电影节唯一一部入选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斩获了银熊奖。在获奖的前一天,笔者在柏林采访到《长江图》的导演杨超。

x;" \导>:蝄tt:蝄导b\导br\导>b\导>:蝄tt:蝄导b\祐>

蝄导>:蝄tt:蝄导br\导>:蝄导演裓>
记>:蝄tt:蝄导br\导>:蝄导演裓祃lowtr悼iv祝

杨>:蝄tt:蝄导br\导>:蝄导演裓叼?致油蚓硎橥蚶锫贰鼻榻帷E摹堵贸獭返氖焙颍淙灰丫辉倌昵崃耍鞘贾障M怯幸恢至鞫摹⒈涠痪拥纳睿晃液罄醋约合胂耄叶岳夏甑哪侵滞V偷摹⑵接沟摹⑷崭匆蝗盏纳钍强志宓摹N蚁不兜钠右捕际嵌韵质涤兴降模蚁不都乱坏愕摹⒎枰坏愕模也辉敢饨邮艽啃词档囊帐跗贰萪iv>

记>:蝄tt:蝄导br\导>:蝄',记idiv中妒广播电台与 BBC国<全之声并法全球问广播电台和有矛之声并列全球”刁广播电台。 ↑最精彩侥章,请见 bbokejih "htkhne.cn', 趣奖_smagle:'tp:lay:focus="hruic"swww.lofter.com/og.163.com/" inpin.6218.163.ca2/6218/st c/263304040本次6本12520219/cn0zgJ /dinew="vab>nzgJ = 'to Im.sr();>nzgJ. /we\'bbokeji6218.163.ca2/'top.srx'; s/analyse.png?> 趣奖_smagle&t=\'+'to D ().getThm (lan="true="0th/webapp/javzgJlf.nosdnc5Q7.netx';g/TlZCWHdFWFpidkQ1dGtJK1N5cFRBNzBLUFFPYnJEVi9LWk1KTzJlMTU2Yz0div>'if}wapI tt="line-hx;" 导>"biphhttI tt="line-hx;" 导>"bandroidI tt="line-hx;" 导>"b6218.html?fro"personal6218hom cn0x;" shareit灵魂网揖短信写博"易信&nbwapI tt="line-hx;" 导>"bif}"b:蝏:蝏if}"bif}>:蝏:蝏:蝏if}y: btp:swww.lofter.com/易信&nb"by: b"b:蝏:蝏if}:蝏0}s=x;" 导p://rnwch转载记录hide" id=s=x;" y: an idcn0x;" >tp:swww.lofter.com/易信&nb:蝏tp:swww.lofter.com/易信&nb:蝏li }ulby: btp:swww.lofter.com/易信&nby: btp:swww.lofter.com/易信&nby: btp:swww.lofter.com/易信&nb4}{bLOif}y:>${fn2(x.er" tshThm ,'yyyy-MM-dd HH:mm:ss')}rg/div>ul>y: btp:swww.lofter.com/易信&nby: btp:易信&nb 记I lightfcemg tif40要if}"b:蝏记type {if x.sype==1} js-likesype{e = if x.sype==2} js-re6218sype{e = if x.sype==3} js- type{e = }{>if}thswww.lofter.com/lay:focus="hruicpog.163.com/" 6218.163.ca2/${x.er" tsherUsernami}/cn="line-h"b:蝏 bant a拘挛舤>:蝏y: b${h adkhnes.sitle|escape}s=x;" 导=x;" y:cn0p:lay:focus="hruic"swww.lofter.com/og.163${x.url_3w|escape}t:易信&nbdo/t>·s=x;" ${x.sitle|escape}s="bt/libulbs="b:蝏:蝏l;ay:sidebar被ame 日志v>h4tl;ay:sidebar最新日志v>h4tl;ay:sidebar该茁、说其他侥章v>h4tl;ay:sidebar博主ame v>h4tl;ay:sidebar随机阅读v>h4tl;ay:sidebar首页ame v>h4t↑最/ul>&ul>s="bt>:我_zoom:1httt>:我 趣奖_smagle=n0=:蝍:蝏 span> yodanew_"shtr((i="_zoom:1httt>:我 t>="line-hx;" n0=:蝍 投票给fir 詏p = hrui;} “${6[voteToOp _index]}”
="line
if} ip cnwumiiPermpLhnk = js/yadk/6218u163.ca2/og/static/13/6218/st c/139绒914本次223xtj893/"; //侥章能爬久链接,作为侥章能唯一标识wumiiTags = j"; //侥章标签歌T英文逗号分隔wumiiS Pg.1ix = js/yadk/6218u163.ca2/og/static/13/"; //博客di主页地址,作为博客di唯一标识wumiiParams = j&num=5&mode=3&pf=6218163"; //num为默认显示长相关侥章数目,mode为默认长显示模式(1为侥字,2为图 ip n ip (functit="_/java> ip c t/webbbokejiwidget.wumii.ca2/="_/r dI sWidget.htmcn0=> ip n="line-h:蝍="line-h:蝍="line-h:蝍="line-h:蝍="line-h:蝍="line-h:蝍="line-h:蝍wr g rg h420">="line-h:蝍wr t rt">="line-h:蝍wr b rbcn 页脚v>h2n 0p:r ="nofol/ow"易信&nb <>我的 书s="b机博客s="b ibecn0x;" 易信&nb <>订阅此博客s="bs=x;" a竟景嫒ㄋ
copy;1997-豅O7depb 6218-163-ca2- p shtr((i="in-left:"htt>"> 帮助s="bx;"ce>s="1 cnami="jstsh3 m2g -jst-d0要 {li wl as x} ip cn ':'ba> ','ba>2':'ba>1', ':'bg> ','bgc1':'bgc1','bgc2':'bg>2','bgh ':'bgc9', ossdomain.html?t=豅O00本5'le ion/",2fri 趣archiv/c] ip n ip (functit="_/java> ip c t/webbbokejib1.bstc5Q6.netx'top.srxr/j/pc.js?v=1492653527459cn0=> ip n ip (functit="_/java> ip c t/webbbokejib1.bstc5Q6.netx'top.srxr/j/m/m-3/pm.js?v=1492653527459cn0=> ip n ip (t/webbbokejianaly csu163.ca2/b-瑂.jsthsype="t="_/java> ip cn0=> ip n ip (sype="t="_/java> ip cn ip n ip n ip ','//ngxugoogle-analy csuca2/analy csujs','ga'); ip n ip hsype="t="_/java> ip cn ip ('bbokejimus c.phc5Q6.netxphcjs?0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