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兰在线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日志

 
 
关于我

“荷兰在线”是荷兰国际广播电台旗下的中文频道。荷兰国际广播电台与 BBC、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德国之声并列全球五大广播电台。 更多精彩文章,请见 http://helanonline.cn

网易考拉推荐

跨性别话题,央视心理访谈为何自摆乌龙?   

2016-01-06 14:3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跨性别话题,央视心理访谈为何自摆乌龙? - 荷兰在线 - 荷兰在线

 

/童花:二级心理咨询师。性多元取向。主要专注于心理科普,关注弱势群体的帮扶,成长、情感和儿童心理,家庭和婚姻,艾滋病帮扶,危机干预等方面。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在刚刚过去的12月,央视《心理访谈》栏目摆了一个大乌龙。此栏目组在1218日和25日推出了一个以跨性别为主题的上下集节目,名字分别是《想变性的男人》和《想变性的穿裙子男孩》。第一期节目波澜不惊,但第二期节目之后,却引来了“意外”的麻烦——在《心理访谈》的微博上,出现了一边倒的批评:这栏目并不是在帮助主人公小方辅导心理,而是在侮辱主人公的人格。

 

节目中,嘉宾不断地恶语攻击小方。所谓的心理专家张久祥也不顾小方的反对,强行把小方想要变性的原因归咎在了其幼年的家庭矛盾上。经过了一场离奇的心理炫技,节目结束了。有观众表示,在观看节目后“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他们为小方鸣不平,也向该栏目提出了抗议。无奈之下,1229日晚10点,《心理访谈》栏目只好匆匆将这两个节目的在线视频删掉,也清空了相关的微博。

 

这个节目内容犯了那些科学性的错误呢?

 

首先,栏目组再设计剧本时,没有抱着尊重变性当事人感受的态度。

 

从一开始,剧本就很主观地认定,小方想要变性的想法是错的,不管你小方怎么想或怎么感受,你必须改变自己的想法,你只能做男人而不能做女人。然而,性或性别问题并不是心理问题,所以不能通过心理技术来纠正对方。一个人对自己生理性别不满,其要求变性的愿望非常强烈,这不是靠强迫当事人就可以改变其性别认同的。小方在节目中说了无数遍,如果让自己做男人,自己会感觉非常痛苦,而且这种痛苦是从小就开始的。自己的母亲不能接受,双方甚至都是以死相逼。在小方自己偷偷去做变性时,母亲一再阻拦。而最后母亲把小方带到了心理访谈来尝试一下改变小方的机会,但小方从小的想法和痛苦,在节目中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尊重和理解。

 

第二,家庭环境虽然会影响人的成长和心态,但将家庭环境影响作为当事人“性别认同倒置”的原因,站不住脚。更惶论用修复家庭关系来试图改变一个人变性的想法。

 

中国在性和性别方面的研究是非常薄弱的,针对同性恋或跨性别人群的临床研究就更显稀少。就国内的临床研究来看,并没有足够的临床科研文献证明可以用心理技术来改变一个人的变性想法。另一方面,国外已经有科研证明,通过心理治疗来改变变性人的变性想法,是无效的。节目中的人一直强烈的批评小方“装”,他们认为激怒了小方后,小方就变成了一个愤怒的男人,小方想变成女性的想法就改变了。这么想简直是太幼稚了,怎么也和“心理”二字靠不上边。美国心理协会(APA)给出的答案是:强迫跨性别者表现得更符合其原有的生理性别只能适得其反。

 

上个世纪80年代,国际上的许多研究就发现了心理治疗对改变性别认同的害处。但是中国的认识比西方至少落后四五十年,还在自以为是地想改变这些跨性别个体。举个例子,随便去书店买几本最新出版的性学教材,就可以从中找到对改变性别认同是有害的资料。节目组和嘉宾张久祥非但失去了对科学的尊重,也显示出在严谨性的不足,在做这期节目前没有做任何的文献性准备。

 

此处笔者随便举几处跨性别领域耳熟能详的文献:

 

《认识性学》第238页对异装问题是这么写的:“扮异性行为既不会造成伤害,也是不可逆转的,临床上较好的方法帮助有扮异性行为的人以及与其关系密切的人接受易装的现实。许多有扮异装的人会寻求心理辅导,往往是为了克服负罪感和羞耻感”。

 

《人类的性存在》第413页写到:“不幸的是,使用心理治疗(如精神分析)很少取得成功。也就是说,努力改变性别认同使其与解剖学相符合,而非通过手术来改变性别,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成功。相反通过手术后,这些人的适应性得到了显著的改善。专家们得出结论,大约有三分之二接受过变性手术的人,从适应角度来讲(如减少他们的抑郁)得到了改善。在一项研究中,86%的人对他们说的手术结果感到满意,另一方面,大约7%的人以悲剧告终,如自杀或是要求再次变性。”

 

我们再搜索一下世界权威心理协会对扭转性别认同的声明,可以找到太多的结论性的文献或声明了。

 

20126月美国精神分析协会在其官方网站发表了对尝试改变性向、性别身份、性别表达的立场声明说:“……心理分析技术不能达到改变、修复、一个人的性向、性别身份或性别表达。直接的改变违反了心理分析治疗的原则,经常会因强加有害的内化态度导致实质性的心理痛苦。”

 

20127月美国心理协会APA发表声明要求制定针对跨性别者来访者心理操作规范,此规范在201585日公布。在其官网上可以同时看到世界跨性别健康职业组织的治疗标准。这些规范和声明都是从尊重、关心、支持当事人的身份和生活经验入手的,而非要去强迫对方改变自己认同的性别身份。目前其官网上写的就是:从法律和社会角度支持对跨性别者保持其对自己性别身份和表达的认同。

 

就在最近,201512APA在官网发布公告《APA鼓掌庆贺“终止对年轻人进行扭转治疗的决定”出台》,指出, “这个重要的报告使得扭转治疗是不能用于处理孩子和青少年的性向和跨性别问题变得十分清晰”。APA成员、心理学博士Judith M. Glassgold说:“这给目前临床医生以目前科学和最佳的实践方法来指导脆弱人群,让孩子从进行合适的身份探索和整合中获益。”Glassgold曾领导APA的合适治疗对性向影响的专案组项目,该项目从2009年开始发现,没有足够证据支持“心理干预能改变孩子的性向”这一结论。

 

“那些干预的目标是固着在一个结果上,如性别一致或异性恋取向,包括改变性别身份、性别表达或性向,都无益于行为健康”,Glassgold说:“这个重要的文件是建立在APA长期的在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坚实的工作基础之上的,尤其是参考了‘与LGBT来访者工作过程中合适治疗影响性向规范’的报告。”

 

所有上述的结论都可以证明此节目做了一个错误的个案假设,就是栏目组以及心理专家张久祥认为可以通过心理技术改变小方的变性想法,犯了方向性的错误。一个心理咨询师在给来访者做咨询前,肯定需要对来访者的情况进行评估,然后形成一个个案假设,以建立改变的方案,如假设错了,还改变什么呢?那就不是在帮助来访者了,而是在伤害来访者。

 

可以肯定的说,张久祥肯定没有做过自己在节目中展示的艺术治疗和催眠可以改变跨性别者性别认同的临床研究。在CNKI、万方以及谷歌学术搜索“张久祥”和其名字拼音“Jiuxiang Zhang”,笔者没有发现他在国内外发表过的此主题研究性的文章。那么张久祥是怎么认定心理技术就可以改变小方,然后就开始大胆的给小方做起来性别认同改变了呢?

 

第三,跨性别者形成强烈要改变生理性别的原因,至今无定论。

 

无论是同性恋还是跨性别的成因,目前都是学术界的难题,至今无解,表观遗传学的解释是基因加上环境修饰,就是生理和环境因素综合在一起造成了当事人的改变。另外,激素学说听着靠谱一些,其解释是母体怀孕时的激素分泌如严重不足就会造成孩子变成跨性别者,而激素分泌略不足则容易让孩子变成同性恋,所以跨性别者是最难改变的,或者说是无法回转的,多数跨性别者,最后选择了做手术变性来得到安宁的生活。

 

变性是个复杂的主题,最后走到手术变性需要漫长的过程,期间要好心理、家庭和社会多方面的准备,而生理的改变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有些人之所以变性,那种长期地强烈的变性要求以及迫切感受,不是其他人能够感受到的。但确实有一部分人最后变性成功了,代表者如舞蹈家金星。

 

其实,人类的性别问题非常的复杂,社会性别不见得是习得的。跨性别的问题要比性向复杂,因为同性恋确立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就可以去找同性去爱恋。但跨性别者必须要变性,才能找到自我,这些人没法掩盖自己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的矛盾,他或她一般都是从小就坚持要变性,期间受到的阻力和歧视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而跨性别的复杂性再与其成因并不见得仅仅是父母幼年时候把孩子当成相反的性别养这么简单,性别的倒置是有生理性基础的。

 

有好几本性学书中都介绍了著名的“约翰/琼”案例,此案例推翻了性别可以简单塑造的结论。1965年,一个加拿大家庭雷默夫妇再送自己一对2岁的双胞胎做包皮手术时,其中一个男孩布鲁斯的阴茎被严重烧伤而无法修复,著名的美国医生约翰·玛尼(John Money)相信“社会性别”是一种习得行为,并且是环境造就的结果,不受生理影响。性别再造是一种常规手术,由此把布鲁斯变成一个女孩,补充的性激素可以维持再造社会性别。布鲁斯的睾丸被切除,雷默夫妇开始把布鲁斯从新起名叫布兰达,他们给他穿女孩的衣服,买洋娃娃这样的女孩玩具,之后的13年,玛尼博士吹捧布鲁斯的性别再造是一个成功的案例。但布鲁斯在15岁时候,自己要求再变回男性,一共做了4次手术,重新造男性的生殖器。他给自己起名叫大卫,以男性的身份活到38岁。38岁那年,他自杀了。“约翰/琼”案例给了很多自以为是的专家一个大耳光。

 

第四,跨性别不再是一种精神障碍。

 

美国心理协会APA已经在2012年对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5)做出历史性的修改:跨性别不再是一种精神障碍。这是在1973年将同性恋从DSM中剔除后的又一个重大改变。 APA同时认为改变不会止于DSM:“疾病和有关健康问题的国际统计分类正在进行修改,可能会改变现时把‘强烈持续性别不符’分类为‘性别认同障碍’的做法。这体现在了只有当一种心理状态造成严重的痛苦或残疾时,才算是精神障碍。许多跨性别者并不把自己的性别视为痛苦或残疾,这意味着,认同自己为跨性别者并不是精神障碍。对于他们,重点在于寻找付担得起的方法,例如心理咨询、荷尔蒙疗法、医疗手术及必要的社会支持,以助他们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性别认同,并减少身边的歧视。”

 

谈到这里,以上的证据已经足够说明央视这个节目的问题了,在没有做好严谨的学术调研之前,张久祥以及节目组就已经开始了方向错误的航程。而且加上片中嘉宾的强势、侮辱性和喋喋不休的攻击后,小方不得不委屈的演完整个戏。整个节目激怒了几乎所有的观众。

 

实际上,这期节目开始时不谈改变不改变,而从修复家庭关系入手,然后探索式去看看小方的想法就会保险的多。家庭在遇到这些困难的时候,需要的是互相扶持,才能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如家庭关系修复后,小方还是想做变性手术,那么就没有人能够阻拦小方的想法了。我们谈心理或做节目的目的是希望小方可以在将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如单纯的把生来为男你就必须做男人的想法,强迫一个跨性别的人的接受,那并不是人道的,更不是人性的。

 

总之,节目引起的争议让我们更多的想到:我们需要尊重跨性别人群,从人性本身来关心他们的生活和感受,从家庭、社会、心理以及医学角度给予这些人有效支持和帮助。不要再用自己的无知当优势感了,至少在性和性别方面,我们犯的臆断性错误太多了。

 

(题图来自栏目视频截图。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立场)

 

作者

荷兰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794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