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兰在线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日志

 
 
关于我

“荷兰在线”是荷兰国际广播电台旗下的中文频道。荷兰国际广播电台与 BBC、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德国之声并列全球五大广播电台。 更多精彩文章,请见 http://helanonline.cn

网易考拉推荐

松动婚姻制的代价,不能只让同志买单  

2015-06-29 22:1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动婚姻制的代价,不能只让同志买单 - 荷兰在线 - 荷兰在线

美国最高法院通过同性婚姻立法后,同志们、政客们、商人们都high了。当然马上就出现了类似“同志运动的胜利还是婚姻制度的胜利”这样指出同志婚姻合法化是巩固婚姻制度的批评言论。这是好事情,可以让我们看到不同的面向。但正如许多人为同志运动、酷儿运动的保守倾向而感到忧虑一样,这些批判言论本身也让我感受到另外的忧虑。

总结起来,批评的声音不外乎如下几类:譬如认为同婚造成了同性恋正统主义,巩固了异性恋式的婚姻制度,并可能造成对于跨性别者等更少数群体的进一步边缘化。或同性恋运动和资本的合流,和消费主义的合流等等。当然,这样的批评声音并不是现在才有,可以说,从同志平权运动的第一天起,这样的批评声音就不曾断过,尤其是在里根——撒切尔主义作为支配性的意识形态席卷全世界以来。于是在像陆兴华这样激进的左翼批判者眼中,“同婚在政治上是反动的,在维稳,跟要北京和上海户口一样。反抗多好,结果你也要!”。

类似被疯传的还有纽约前州长Michael Bloomberg的那个极为激进的回答:“异性恋也不该结婚。让我们丢开政治正确想一想:本来同志们是有机会撬动婚姻制度而退出历史舞台,为推动文明进程作出贡献的,但他们要求枷锁要给我来一份。对性向没看法,对主动要求社会整形术略感诧异”。

不论在今天的西方世界还是中国,同性恋似乎都在变成一种政治正确,所谓“同志不能黑”,搞基话语的盛行、同志运动的中产化倾向等等,所以有人说“同性恋是今天中国最大的保守主义”。从思想的层面来说,认识到这些固然是容易的。但如果把这些当成同志群体所面临的现实,认为同志群体在今天真的正统化了,那真的是知识分子式的天真。说穿了,他们拥有强大的理论武器,但他们的双眼依然没有真正看到同志群体面临的现实:处于社会符号的中心,社会地位的边缘。他们不曾真正看到,一个同志即便靠自身努力达到足以在经济、文化资本上和异性恋比肩的高度,他依然需要面临来自社会、家庭巨大的压力。他们更不曾看到,那种隐藏在异性恋者表面的宽容背后“非我族类,与我何涉”的冷漠。所以,就像他们不会体会奥巴马当选总统时,美国黑人的泪水为什么而流一样,他们今天也无法真正体会当同性婚姻通过时,挥舞彩虹旗的同志们相拥而泣的泪水。对他们来说,这种所谓的同志运动缺乏清晰的政治意识。所以,我在不同的场合,听到我那些熟谙西方批判理论的老师们提到同志运动时的那种嗤之以鼻,嗅到背后呼之欲出的那股“直男癌”的气息。他们确实无法体会,在具体的情境中,同志群体对于被承认的需要。即使站在社会阶层顶端的蔡康永依然一边泪奔一边说“我们能做的只是不想被当成妖怪”。指出酷儿运动的终极目标不应该是巩固婚姻制度是容易的,但具体地情境地理解同志却又太难。理论遮蔽了他们的双眼,他们对此无法感同身受。

同时,也让我多少感到遗憾的是,这些口口声声祭出批判理论大旗,把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老底整个掀翻的批判者,大部分人都是异性恋婚姻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在透出尖锐的理论锋芒的批评中,我隐约嗅出这样一种味道:对迈向一个真正自由、平等的人类社会理想而言,松动婚姻制度当然是一项伟光正的历史大业。但这样的历史使命应该由基佬们来承担,因为他们天然地具有挑战的潜能。他们正是这样一厢情愿地把历史的重担托付给了同性恋者们。但我想质疑的是,松动婚姻制度只是同志的事业吗?在同性恋者依然面临各种歧视的今天,异性恋者难道能够袖手旁观地把行动的责任全部转嫁给他们吗?有些人一面在现实中享受婚姻制度的种种既得利益,一面又在智识的层面上期待另一个群体将之推翻,知与行又是如何的分裂?

豆瓣上的一个小伙伴或许能代表许多同志的心声:自己享受着制度的保护又嫌这制度虚伪不堪,便寄希望于赤手空拳的边缘群体的抗争还随时准备着坐享其成。边缘群体争取点福利吧又觉得人家背叛了其先进性于是又长吁短叹一番,恨不得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让别人多多体验创造世界的大和谐。

如果他们把松动婚姻制度的使命转嫁给同性恋者,那就不光是行动上的无能,更是智识上的退却。

记得有一年,我们围坐在潘毅老师身边,大半夜听她说:中国50年代的社会主义改造是不彻底的,因为没有触动家庭私有制。天地良心,社会主义改造可以瓦解资本垄断,却无法触动婚姻制这最后一块基石。如此艰巨的任务,单靠同性恋者真的能承担得起吗?因此,我由衷钦佩潘毅这样勇于在最残酷最坚硬的地方做出努力的人们。再比如女权主义者陈娅娅,当她说出“不是同性恋也可以跟同性结婚,异性恋也有着权利,因为婚姻并不建立在性的基础上,而更多建立在经济利益上”这样看似离经叛道的“谬论”时,她的激进和她在现实中拒绝婚姻是一致的。

指出同志婚姻的保守性恐怕还远远不够,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联合最广大的力量,将异性恋者同性恋者共同联合到松动婚姻制这一条统一的战线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松动婚姻制度的代价,不能只由同志群体来买单。

松动婚姻制度的代价,不能只由同志群体来买单。

松动婚姻制度的代价,不能只由同志群体来买单。

 

作者/沈河西

沈河西,三流文化研究者,二流消费者洞察控,一流性/别专栏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18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