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兰在线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日志

 
 
关于我

“荷兰在线”是荷兰国际广播电台旗下的中文频道。荷兰国际广播电台与 BBC、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德国之声并列全球五大广播电台。 更多精彩文章,请见 http://helanonline.cn

网易考拉推荐

匈牙利:链子桥、情人锁与一段悲剧婚姻  

2014-10-20 15:2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匈牙利布达佩斯铁链桥

(荷兰在线特约专稿)链子桥与情人锁匈牙利:链子桥、情人锁与一段悲剧婚姻 - 荷兰在线 - 荷兰在线

 

布达佩斯的多瑙河上,有许多座桥,连着布达与佩斯这对姐妹城,或曰兄弟城。其中,最著名的是链子桥,它是多瑙河上第一座铁桥。

布达和佩斯之间,据说原本只有一座木制的浮桥。冬天河水结冰,浮桥拆掉,行人与马车从冰上过。但麻烦的是换季之时,如冬去春来之际,坚冰化掉,河面只有浮冰,浮桥架不成,冰上又不能行走,布达和佩斯就被隔断了。

传说中,有一位住在佩斯的痴情男青年,思念对岸深爱的姑娘,便跳入多瑙河向对岸游去,不幸冻死在途中。这一痴情之举激起了人们在河上建桥的强烈愿望。于是,链子桥便于1839年开工,1849年建成,全长380米,是一座链索式三孔铁桥,成为当时世界上跨度最大的桥。

一座桥,连接了两岸,也连接了情爱。这算是美好的传说。


这桥的另一个传说,便有些性别歧视了。

链子桥头,有一尊石狮。传说中,有妈妈抱儿子在这时玩耍,小男孩朝大张的狮口中探望,告诉妈妈:狮子没有舌头。于是,建筑师一度被嘲讽。其实,石狮有舌头,只是在深处。它怎么可能像狗一样把舌头吐在外面呢?

但这个石狮没舌头的传说还是传了下来,布达佩斯的夫妻吵架时,丈夫便会对喋喋不休的妻子说:“你再没完没了,愿你像链子桥上的狮子一样,没有舌头。”这成了人们的笑谈,但笑谈的背后,不正是性别歧视与性别暴力吗?

认为女人絮叨,是性别歧视。女人即使真“絮叨”,也是因为男人拒绝倾听和回应。诅咒女人没有舌头,就涉嫌精神暴力了。只是,这类针对妇女的暴力常被忽视。


布达佩斯的很多地方,都有情人锁。正如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一样。但不同在于,有一种说法,情人锁起源于匈牙利的古城佩奇。

相传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一对情侣在佩奇大教堂的栏杆上挂了一把锁,祝祷他们的爱情长久。这浪漫行为被人模仿,先是佩奇大街小巷的街灯、栏杆上出现许多锁,然后是匈牙利,再然后是全世界……

这个传说被写进了旅游手册,匈牙利成了情人锁的发源地。但是,我对此高度怀疑。我明明记得,1990年我去黄山旅游的时候,那里的一个悬崖边的铁链上便锁上了成千上万把锁。以当时的国际交流情况,不太可能十年内发明于匈牙利的习俗,这么快传到中国的黄山。而且感觉黄山那里的情人锁习俗,当时便已经多年了,不然何以已经有那么多锁呢?

也许,用锁来锁住情爱,是世界不同地区人们未经谋划的共同发明吧?正如不同文化下都创造了美人鱼的传说一样。情爱永远是脆弱的,所以人们都希望用锁来锁住。但多数情况下,一定是锁还在,情已绝。

三个传说,从性与性别的角度分析,还是蛮有趣的。


一段悲剧婚姻

除了链子桥和情人锁,匈牙利另外一个知名之处是茜茜公主。当然,几乎整个欧洲都可以用来写茜茜公主的故事,特别是奥地利和匈牙利,无处不留有她的痕迹。但我们把她放到匈牙利来写,不是因为布达佩斯等多座城市有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公园、广场,甚至跨越多瑙河的桥,也不是因为这里有无数她的雕像,更因为,这里是她的浪漫情爱之地。

茜茜公主是巴伐利亚王国马克西米里安·约瑟夫公爵的女儿,即伊丽莎白公主,昵称茜茜(Sissi)。

中国人熟悉的电影《茜茜公主》及《茜茜公主2》,便是演绎了她的情爱故事。

电影中与史实相符的是:茜茜的童年生活自由愉快,父亲天性自由,不守规则,深深影响到茜茜。茜茜母亲的亲姐姐苏菲,是奥地利皇帝弗兰茨·约瑟夫的妈妈。两姐妹想亲上加亲,凑和弗兰茨和茜茜的姐姐埃莱娜公主成婚。没想到相亲之日,弗兰茨看上了当时年仅15岁、天真无邪的小姑娘茜茜,把象征求爱的鲜花献给了她。

影片中,茜茜也爱上了弗兰茨。但历史真相是,茜茜当时完全不知道献花什么意思,姨妈和妈妈一个劲儿地催问她:你爱他吗?她天真地回答:“他,我又怎能不爱他呢?他要不是皇帝就好了?”可以证明茜茜并非充分自主走入这婚姻的,是她多年后在日记中写到:“一个15岁的孩子就这样被卖掉了,以后的三十年里她一直在后悔。”

1854年4月24日,茜茜结婚时,身高只有1米60,发育还不成熟。

宫庭的繁琐礼仪显然不是小女孩茜茜所能够承受的,她仍然向往和父亲在一起时的自由生活,她常常跑到宫外去骑马,她与严厉的婆婆苏菲爆发冲突也在意料之中。她的女儿刚一出生就被抱走了,婆婆认为她没有能力带孩子;第二个孩子又被带走;她争得了一个女儿的抚养权,但她因病夭折;她为奥地利帝国生下王位继承人鲁道夫王子,和前两次一样,孩子被人从她身边带走了,多年之后,鲁道夫与情人双双自杀;宫廷里的人觉得她很笨,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茜茜一度得了肺结核,险些死掉。她离开维也纳,在温泉盛地、希腊各岛旅行了两年,才从死神手里逃了出来。再回到维也纳时,她已经发育成熟了,身高1米72,满头秀发。

也许是为了补回逝去的青春,她开始高调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组织一连串的舞会,拒绝一切与皇后身份有关的行为,所有国家事务统统回避。

事实上,茜茜一直拒绝扮演传统的妻子、母亲、皇后的角色。但是,这不等于说她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事实上,她一直在努力追求女人的美貌,她希望成为那个时代欧洲最美的女人 。

茜茜对自己的美丽非常看重,她每天健身、练习舞蹈、击剑等,坚持用冷水洗澡,用最高昂的方法护理头发,每天要用几个小时梳头;为了维持她1米72高,却仅仅48公斤的体形,她甚至经常整日不进食。有证据显示,她已经处于厌食症的边缘。

女人为谁而容?为自己,还是为男人?茜茜肯定不是为了国王老公在美容,因为她正爱上另一位男人。

安德拉希伯爵,匈牙利的民族英雄,曾带头反抗奥地利统治。他风流倜傥,情场上一直风流得意,人们称之为“英俊的绞刑犯”。

茜茜和安德拉希是一类人,他们都是反叛者,向往自由,彼此欣赏,相互吸引,生出一段感情再自然不过。茜茜常跑到匈牙利来,也常住在布达佩斯。有人说,他们只是精神上的恋人,但以茜茜和安德拉希的个性,我判断应该不只如此。

可能是因为爱屋及乌的关系,茜茜也开始关注匈牙利的命运。在她积极的斡旋下,她的老公同意匈牙利自治,匈牙利接受弗兰茨·约瑟夫为匈牙利国王,奥匈帝国成立,安德拉希担任总理,亲手将王冠戴到伊丽莎白的头上,她成为匈牙利女王。

晚年的茜茜带着几个随从周游列国。1898年,她在日内瓦被一名无政府主义者杀害。


有争议的女人活着的时候,更多受到指责。但当她死了,特别是意外死亡,便被格外被爱戴。戴安娜王妃是这样,茜茜也是这样。茜茜公主被刺杀在当时得到无数的同情,人们忙着赞美她,传下的都是被爱戴的美名。直到今天,许多匈牙利人还认定茜茜是他们的女王。所有的纪念品商店,都有茜茜公主相关的纪念品。

在赞美茜茜公主的时候,人们忽视了一个男人。那就是她的老公,弗兰茨国王。

这个男人不算有才华,常犯错误,但他无疑是位勤勉的皇帝。他摒弃奢华,卧室中只有一张简朴的铁床,每天早晨四点钟起床,用冷水盥洗后,开始每天12小时的工作。早餐,有时中餐也在办公桌上吃。他说:“一个人活着就是要工作,工作到精疲力竭。”弗兰茨·约瑟夫在位的68年里,奥地利几经兴衰,但他的错误为他的许多辉煌成就所抵偿。19世纪80年代首相塔费伯爵制定的社会立法、1852年的新刑法典、1859年的贸易条例和1862年的商法典,都是受到整个欧洲高度重视的民政管理的典范,这些成就无不打上弗兰茨默默奉献的印记。

但是,弗兰茨感情生活却是失败的。他的妻子不爱他,长期在外游历,还与他一度的敌人有私情;但他对于妻子的爱,却伴随一生。

弗兰茨每年只能见到茜茜几次面,简单地交谈,他却依然深深地爱怜她,将自己三分之二的庞大财产给了她,用来维持她奢华的生活、盲目的旅行;他每天一封信,诉说对她的思念,希望她有一天能够回家;她一直在“身体不好,希望到处走走”为由拒绝回家,并曾说:“如果您让我回到奥地利,就请您为我建一座全欧洲最豪华的疯人院吧!”

茜茜遇刺后,弗兰茨听到噩耗,缓缓地说出:“你们也许不知道,我有多爱她。”直到去世,他的办公室里,一直保存着一束茜茜的头发,墙上挂着茜茜的肖像画。

我们没有办法指责这对夫妻中的任何一个。因为,这婚姻也许是不懂婚姻和爱情时的产物,正如我们很多人都在犯同样的错误。

在茜茜公主的盛大美誉之后,这些灰暗的故事,是不应该被我们忽视的。

相关阅读:布拉迪斯拉发:自由女神与偷窥者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作者

  评论这张
 
阅读(7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