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兰在线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日志

 
 
关于我

“荷兰在线”是荷兰国际广播电台旗下的中文频道。荷兰国际广播电台与 BBC、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德国之声并列全球五大广播电台。 更多精彩文章,请见 http://helanonline.cn

网易考拉推荐

出了国,英文还是说不出口?  

2014-01-28 22:0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了国,英文还是说不出口? - 荷兰在线 - 荷兰在线

文 / 乙寒

出国后住集体宿舍,结识的第一位室友是一位来自日本的英语老师,他说对中国学生的第一个印象是:中国人的英文怎么会这么好?你们是怎么学英语的?我听后大惊,一时分辨不出这是讽刺还是夸赞。于是我又确认了一遍:“你是认真的吗?”

他说:“当然!我在日本和加拿大见到的中国留学生,口语说得像Native speaker!”

不少人以为,在很多老外的眼里,我们是一群张口结舌,口语可怕的亚洲人。但其实,在我听到的负面评价中,比这更常见的评价是:中国人好像有点无趣,好像有点不合群,好像有点不爱说话……而诸如“中国人英文不好,不懂怎么表达自己有趣的一面”这样的说法,大多是中国人自己给自己贴上的标签。其实好多意大利人,西班牙人的口语和中国学生的口语比起来简直是“丧权辱国”,但这从未阻碍过他们在各类party中杀出无数条“血路”,并朝着越说越流利的方向一路飞奔。所以我常想,亚洲学生不善“说”到底是因为英文功底有问题,还是英文态度有问题。

造成“阅读语法偏好,口语听力偏残”的原因基本有两种,一种是被诟病了多年的英文教育理念,另一种则是鲜少被提及的学生自身的娇羞态度。关于前者,简而言之,它造成了学生对语法的过度考虑、对生僻词汇莫名的崇拜以及对简单词汇灵活运用能力的不屑。这也是为什么亚洲学生常常自带“对话延迟功能”:老外问一个问题,开一个玩笑,我们停顿一两秒才作反应。这几秒内我们通常会下意识地走一些流程,比如搜索高级词汇,作高级语法排序,或在脑中无数次地“同声传译”而非直接用英文进行思考。由此可见,不成熟的英文教育使学生的学习多停留在“智商”层面而上升不到“情商”层面,即本该自然的“交流与表达”被生硬的“分析与记忆”所替代。最明显的例子是在出国初期阶段,很多词汇、阅读、语法达人经常会在最简单的交流上“掉链子”:当听到“How are you”时,靠本能回答出“fine, thank you”不成问题;但在听到些近义问句如 “You OK” “What’s up” “What’s new”时却会突然大脑空白,但空白过后也能有 “Of course I'm OK” “Nothing up, nothing’s new” 这类非常规答案。所以并不是因为中国学生本身英文差,而是因为缺乏灵活的学习过程与交流机会,说英语成了“照本宣科”。英语差是因为根本不知道这些语句,是知识储备的问题;不灵活则是知道却不会用,是实际操作的问题。

在国内,口语差可以怪大环境,但出了国口语还差,就得正视自己的态度问题了。在瑞典,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是个日本姑娘。记得初见她的时候,她不仅听不大懂我说话,也听不大懂她自己说话,我们俩之间的交流基本是她先给出一个关键词,我再头脑风暴猜想出她想说的,猜对了她说Yes,猜错了她说No。而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她的水平虽离Native Speaker还很远,但交流已完全没有问题了。她最大的长处就是从不害怕跟任何人说英文。和其他每天聚在一起抱怨因为语言问题而无法融入外国学生的日本学生不同,她很少和日本人在一起,而是跟着其他各国的朋友“兢兢业业”地出席各类说英文的场合。典型的日本人在交际过程中礼貌得让人“发指”,他们非常在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冒犯到了对方,所以说话都婉转得和后宫嫔妃一般。这种过度在乎毫无疑问地成为了他们说英文的最大障碍。相反,这姑娘说话从不在乎对象,一向我行我素,不管语法错成什么样,她说“I move on anyway”,只要对方能懂就行。她的这种学习方式,其实就像小孩呀呀学语,脑袋里没有先入为主的语法、词汇或措辞的概念,而是跟着周边环境一点点学,一点点尽力表达自己要表达的。而话说回来,我周围的很多中国朋友,英语功底基本都好过她,但不论在国外是呆了一年还是两年,都还是本着“守身如玉”的态度把自己的口语十年如一日地坚守在雅思5.5的水准上。来自主观层面的“清高”(不和老外玩)、“矜持”(玩了也懒得说话)、“脆弱”(怕被笑话)、“依赖”(只在自己的语言圈社交)等等,都造成了许多中国人英文口语的停滞不前乃至倒退。

达尔文说:语言一半是本能,一半是艺术。尚未成熟的教育方式使学习的过程丢失了美好的艺术性,而主观的不自信则抑制了说话表达的本能。如果说我们的教育导致了各种“先天不足”,那么消极的态度则是进一步的“后天自残”。自身的胆怯其实是比其他外在因素都要强大的阻碍,它让人压根儿看不清自己究竟有多大的潜能。如何克服胆怯,探索自己的真实潜能呢?目前为止我所见的最 “快、准、狠”的办法就是带上几瓶酒去参加几个party,灌醉自己后再开启聊天模式。据经验,在这种状态下,大多数人说第二外语的流利程度都会让自己对自己刮目相看。而那种程度,基本就是人不受主观因素干扰下的真实水平。那么每一次酒醒之后,这个水平都可以作为我们进步的动力与自信的源泉。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也感兴趣:

阿迪达斯80后经理的职场经

柳美彤:一个中国留学生的折翼独白

极度竞争VS自由放任:中荷教育严宽两极

  评论这张
 
阅读(167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