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兰在线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日志

 
 
关于我

“荷兰在线”是荷兰国际广播电台旗下的中文频道。荷兰国际广播电台与 BBC、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德国之声并列全球五大广播电台。 更多精彩文章,请见 http://helanonline.cn

网易考拉推荐

身残博士摆地摊,社会歧视何时休?  

2013-11-26 17:1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荷兰在线专稿)作为人文精神的护卫者,大学理应怀有宽容之心,倡导公平理念。当大学在招聘中歧视残疾人时,我们又岂敢奢望社会歧视的消除。厦门大学博士摆地摊,正是对社会性歧视的一种无奈回应。非制度性的途径只能解决极少数人的需要,若非从制度上加以保证,我们就不能真正消除社会歧视。

身残博士摆地摊,社会歧视何时休? - 荷兰在线 - 荷兰在线

 

福州的街道上,一名摆地摊卖挂饰的小伙子引起了路人的关注。他身材瘦小,有些驼背,身边摆放着厦门大学博士学位证书。《海峡都市报》报道了他的经历,并迅速引起关注。看到报道时,笔者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我在厦门大学读书时的同学。摊主姓黄,福建宁德人,先天性脊柱侧弯,先在漳州师范学院获得学士学位,后于厦门大学获得社会学硕士和社会保障学博士学位。自去年下半年起,小黄开始四处寻找工作,从今年6月获得博士学位的5个月里,先后面试了十数家高校,却屡屡碰壁。

小黄的求职主要是高校。国内大学招聘一般有几点要求:名牌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定数量的核心期刊论文,研究方向相符。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说的话,小黄的学术资历应该超出他同年毕业的厦大同系同学。但当他和同学一同去应聘时,其他同学很容易获得试讲机会,进而获得工作职位,他却被拒之门外。校方收到他的简历,先是满意,但当面试他本人时,往往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小黄曾跟我提起过几次很不愉快的经历,并给我读了他收到的回复。广东某大学的院长在拒绝他的求职后,给他回了一封邮件:“说实话,对于高校来说,只要是人才,我们就应该纳入应聘程序,不应该有任何歧视和偏见。但作为机构和组织的运作,有时超越于个人的意愿。我们从上学期到这学期,也有两位身体上稍有残疾者来应聘。我们审核后一如既往给予面试机会。但报到学校,基本没有消息。估计很难批准。已经拖了半年了。因为前面有类似情况,估计你来,即使通过我们面试,学校这一关也难通过。”如果说该院长的回复还算“客气”的话,福建某高校院长的回复就满是赤裸裸的侮辱了:“招你这种人,就会让人以为我们学校招不到别人了。”后面这位院长的回复隐含了这样一个意思:身体残疾的人比“正常人”低一等,是给学校抹黑的,只要有“正常人”应聘,就绝不能招残疾人进来。有过几次类似经历后,小黄没有放弃,而是很诚实地在求职信中写明自己的先天性身体问题,求职申请无一成功。

在厦大读书时,我就深知小黄生活不易,更知其奋斗之艰难。从小遭受歧视,他没有放弃自己的学业,而是选择在教育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对于没钱、没背景的农村孩子来说,能够获得教育机会,改变命运已实属不易。而对于身有先天残疾的年轻人来说,想要走出命运的魔咒更是难上加难。小黄和他的父母都明白一点:拥有一个好的教育背景,找到一个好的工作单位,意味着一个更有保障的生活,才能支撑他长久的生活。不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在城乡、单位之间进行了不均衡的分配。简单说,城里人比农村人享受更好的社会保障,有编制的职工(如机关、事业单位的“正式工”)要比非编制人员享有更稳定的医疗、住房、养老等保障。小黄手无缚鸡之力,不适合从事体力或其他高压工作,高校的教学研究工作则较为合适。对于以后可能出现的医疗需求,编制内工作所能提供的保障对他意义重大。从这点来说,小黄走学术之路,希冀高校工作,是一条优化之选。当他为之奋斗二十余年的梦想破灭之时,小黄的心情可想而知。

小黄的博士研究领域是社会保障学。这似乎又是一个对现实的拷问:社会保障研究能否真的“有用”?为何社会保障的研究者连自己的权益都无法保证?当社会保障学和公共管理学的教授们在讲台上侃侃而谈时,他们是否思考过真正推进社会保障体制的建立?在自己学生遭遇歧视时,教授们姑且不为所动,我们又怎能寄希望于他们对更广大民众的关怀?知识分子的济民情怀又体现在何处?社会科学者应该认真思考自己真正的使命,若没有一颗关心民众的心,那他的研究就真的没有意义可谈了。

中国社会的歧视素来严重,对贫穷者、对女性、对残疾人,对同性恋者,不一而足。但让我完全不能接受的是大学对求职者的歧视。作为人文精神的护卫者,大学理应怀有宽容之心,倡导公平理念。当大学在招聘中歧视残疾人时,我们又岂敢奢望社会歧视的消除。

关于小黄的报道一经发布后,很快就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有很多单位愿意为他提供就业机会。小黄只是千千万万残疾人中的一个,能引起关注主要是出于他厦门大学博士的身份,以及媒体的广泛报道。我们周围还有千千万万的残疾人需要帮助,却没有几人能够引起关注。如果小黄的问题可以解决,我内心深感欣慰,为我苦难的同学表示祝福。然而这种非制度性的途径只能解决极少数人的需要,若非从制度上加以保证,我们就不能希冀社会歧视的真正消除。

以上文字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

刘峄阳

荷兰莱顿大学博士候选人,从事移民、宗教与跨文化比较研究。生于孔孟故里,与圣人为邻,却未曾研读儒家经典。表面放荡不羁,实则谨小慎微,于大节处不敢毁伤丝毫。喜饮酒,好与才俊把盏言欢,但酒量不济,有辱鲁人之名。中学向往作家,大学误入愤青之途,后钻研学问,乐在其中。

  评论这张
 
阅读(12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